从西游记中学到的如何摆脱产品经理的拖延症!

“徒儿,醒醒。今天的任务要开始了。”

“阿弥陀佛,把你的抖音卸了,哔哩哔哩卸了,把卸载视频发来看看。”

一个头像和昵称都是唐僧的微信账号不停督促着不思进取的“徒儿”,顺手又发来一张观音表情包,配文是“菩萨都有在看”。

2021年,连活佛信息都可以联网查询的年代,年轻人拜师“互联网高僧”似乎也显得天经地义。在淘宝和闲鱼的搜索框里输入“唐僧”,系统提示的关键词为“劝学”和“监督学习”,有的唐僧店铺显示其产品月销数量已达400+——这是一种类似于孤寡青蛙或监督师的服务,客户选择督促的内容和时长后下单,之后会有一位头像和昵称都是唐僧的人来监督指定对象完成任务。

唐僧的监督服务几乎涵盖了对自律生活的所有想象,从各类考试到规律作息,从运动健身到健康饮食,一切都可以定制。一杯奶茶钱,可以预定一段“自律”紧箍咒,让偷懒摸鱼的想法似乎在反反复复的唠叨中变得羞于启齿。

“唐僧”小阮(化名)座下有徒弟十二名,她每日尽力将各位“凡夫俗子”渡去学海,希望帮助服务对象早日摆脱拖延症。而劝学也是最基础的需求。

这届口口声声说要佛系的青年,可能私下里已经给自己安排好一天的劝学服务。

一、“蜘蛛精”打开书本

人有多少种磨蹭的方式,就有多少个唐僧等着连网上岗。

在某家唐僧服务月销量超过300件的店铺评论下,有人自称是“蜘蛛精”却被持续的唠叨赶去打开教师资格证考试的书本;有人在好评中写道,“如果当年考研的时候有人念叨,估计早已上岸”。

学习之外,唐僧还可以监督健身、戒烟,甚至是洗头、喝水等生活细节。

“贫僧每日洗两次头,洗完头更加自信。施主,在听吗?还是已经在洗头啦?”十分钟之内,没有头发的唐僧就把一位懒惰的施主劝进了浴室。

▲施主,在听吗?

淘宝上大部分的唐僧劝学都是短期的订单,短则五分钟,长则半小时,多数顾客只是图个新鲜,想和唐僧聊天唠嗑。但也有部分人希望得到唐僧长期的督促,找回曾经被父母、老师念叨的感觉。

唐僧小阮入行半个月,已经接了二十多个需要长期监督的徒弟。她发现,需要唐僧监督服务的人有两种,一种是本来已经非常勤奋的人,只是需要别人额外给予一针鸡血;另一种人则是叫不醒的装睡者。

唐僧的常规操作是先了解对方的日程安排,明确监督的内容,然后定时定点地催促对方行动起来。自称高质量唐僧的她,常常严厉又细致地要求徒弟。

曾经有顾客订了连续一周的劝学服务,彼时距离计算机考试还有十天,顾客计划每天都要做试卷。他主动告诉唐僧小阮,自己每天都有按专项来复习,先看解析,后做题,却被唐僧反问道,为何不做整套卷子。而当天还没完成试卷指标的他,不得不继续解释题目很难,需要先看直播课。

“阿弥陀佛,我佛并不慈悲。”

另一位顾客在唐僧的规劝下,录下自己卸载视频软件的证据,发给了对方。

“障眼法能骗过为师?认真学习,不然你的血汗钱就打了水漂。”

▲我佛并不慈悲

一段视频或一张照片并不能真正说明什么,但一个人是否在摸鱼划水,总会留下痕迹。小阮向时代周报记者分享了她当唐僧的经验,“如果他很勤奋,他不会立刻回复你的消息;但是如果对方在玩手机,可能马上就会回复,或者很久都不回复。”

曾有徒弟一天未回复小阮的信息,一周内完成ppt的计划也不知道进度几何。小阮推测道,这位徒弟想必是对唐僧的念叨“已读不回”,偷偷躲在屏幕背后冲浪互联网。

直到夜深人静,她才发来一句忏悔。“师傅我错了,我一天都没有学习,明天我一定努力。”

或许愧疚就是最好的动力,这位徒弟拖了两天都没打开的ppt最终得以提前完成。

二、打工人时薪18元

“徒儿,醒醒。今天的任务要开始了。”

小阮的一天,从打开唐僧账号挨个叫醒十二个徒弟开始。

95后的小阮本来在成都从事影视策划的工作,平常负责编写广告文案、拍摄大纲之类的创意内容。尽管大学攻读的专业并不对口,她还是凭着热爱一头扎进理想里。

但她很快就发现,长时间坐班的模式令她思维枯竭,同行之间的抄袭也令人心力憔悴。彼时的月薪约是七八千元,却绑架了她几乎所有的时间。

“我觉得在那里没有发展的空间,又忙又没有创造性,只是被公司剥削。”

于是她选择回到家乡。在那个五线小城里,小阮靠着社群运营的本职工作、经营线上批发店和兼职唐僧,能用更少的时间赚到和影视策划差不多的月收入。

当唐僧的半个月,小阮收了二十来个徒弟,多数是一周或一个月的长期订单,每单收入29.9元或99元。现在她的唐僧生意赚了三四百元,“没赚多少钱,但也不怎么花时间,只是当作吃饭的补贴。

我本来就是做社群运营的,多收几个徒弟也不碍事,老家的节奏很闲适,自己甚至还有时间来准备考研。”

在此之前,小阮还当过孤寡青蛙,在七夕那天赚了300元。后来又发现,竟然有人在网上做“和尚”,于是也开始在闲鱼上接单。

除了这样单打独斗的个体户唐僧,还有需要抢单的打工唐僧。Rachel(化名)是一名大学生,现在利用课余时间在淘宝店里兼职。当了几天唐僧后,她每天已能接五六单业务,营业两三个小时,但赚到的钱还不到一百元。

▲唐僧也得化缘

Rachel所在的淘宝店有十多位唐僧,平时店长派单的时候会标注时长和要求,能不能接单就要看手速快不快。每一单的提成大约是四五成,还是新人的她现在只能拿到标价的四成。

“店里一天能接五六十单,以15元20分钟的订单为主。大部分唐僧是兼职,但接单最多的人一天能接十单以上,专职唐僧一天就赚上百元。”算下来,即便接上满满的单,Rachel一小时最多也只能挣18元。

淘宝唐僧的标价比闲鱼更高,但小阮并没有转战淘宝的打算。“如果跟公司对接的话,肯定都被剥削完了,到手的钱不会很多。”

三、拖延比不拖延赚钱

偷懒容易,自律很难。

第一财经的数据显示,2020年11月,“懒人神器”的搜索频次超过30万次,较上一年增长近200%。仅线上的消费者在2020年就为偷懒花费了超过千亿元。

根据第一财经和艾媒咨询的数据,懒得下厨的人,仅在2020年上半年就为方便食品制造业创造了87.5亿元的利润;懒得打扫的人,创作了一个千亿级别的扫地机器人市场;懒得读完一整本书的人,将在2021年把知识付费的市场规模推至675亿元。

懒人经济前景广阔,那自律的标价是多少呢?

2019年,《中国青年报》的数据显示,超97%的大学生受到拖延症的困扰。《2021年中国健身行业数据报告》显示,2020年中国大陆的健身人口渗透率仅有5%。

在一家月销量超过400件的淘宝店里,督促早起的包月服务需要顾客支付1588元,包周的早起督促则需要500元,包日的工作督促需要120元。

而今年,有开着三家监督师淘宝店的95后已经月入10万,从遛狗、接孩子到运动、学习都可以定制监督计划。有的监督师甚至提供视频会议的服务,从根本上杜绝浑水摸鱼的偷懒行为。

劝学唐僧正是“不拖延”经济中的一朵浪花,不少人体验了几十分钟的唠叨之后要求续费,寻求更长期的他律监督。

▲师父的监督很受欢迎

小阮见过表面上光鲜亮丽,背地里却不能没有劝学唐僧的人。她的客户里有来自北京、上海的高收入精英,他们却需要在别人的监督下才能翻开雅思教材。“原来有些很优秀的人,私下里也很懒。”

但每天都向徒弟灌输自律观念的唐僧,也会被自己发出去的鸡血言论“卷”起来。“有个正在减肥的徒弟,让我每天给她发性感美女的图片来激励她,但久而久之,我会觉得自己也应该减减。”身上背负着十二个徒弟的起床大事,也会刺激小阮抵制赖床的诱惑。

如今在老家身兼多职的小阮,规律地过着十二点睡九点起的生活。她在唐僧接单的页面里明确写道,“全网唯一高质量唐僧,业务不包含早起,贫僧起不来”。

 

文章由PM28网编辑,作者:海阁,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pm28.com/5124.html欢迎投稿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403567334@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