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老罗抖音带货看抖音直播的产品形态全面分析

愚人节晚八点,抖音、罗永浩搞了一出大戏,整体数据来看,弱于李佳琦、薇娅,开播第一个小时直播间人数一直保持在200万之上。意外的是,老罗并未以数码产品进行开场,从油笔、茶饮、小龙虾,给人要转型吃播的错觉。直至八点四十分后,一款扫地机器人的出现,才算拉开了卖货智能产品的序幕。

让人值得思考的是,老罗在直播间售卖较火爆的仍然是中小商品,根据对老罗直播间购物车销量进行查询,像4999元的小米10 Pro,和2448元的搜狗AI录音笔SI(折扣了200元),这些价位几千元的产品销量一般。相反,像9.99元的小米巨能写中性笔(10支装),就销售了75000。

红人+品牌+流量,直播电商模式已经初步跑通。罗永浩的出现也再次引起关于直播电商究竟能走多远的讨论,一时的热度支撑不起一个商业模式。长线来看,它的存在是补足了传统电商在非计划性购物方面短板。除了小米10这样知名度很高的商品,老罗整个直播过程,还“上架”了很多知名度一般的商品,可仍然获得不错的销量。

疫情之下,人人宅在家中,直播电商持续“发威”,实体商业也在尝试线上直播卖货,长远来看,直播电商增长的趋势,将分流一部分实体商业占优势的“非计划性购物”部分,并补足线上购物这方面的短板。

传统电商的“短木板”

美国管理学家彼得提出过一个经典的“木桶效应”理论,大概意思是,由多块木板构成的水桶,其价值在于其盛水量的多少,但决定水桶盛水量的关键因素不是最长的那块木板,而是其最短的板块。放在电商商业模式中,非计划性购物就是它的那块短板。

传统电商的购物模式有两种,一种是“搜索-浏览-选品-加购-付款-评价”;另一种是,通过电商平台网页、App的首页推荐,或各垂直频道的“商品信息流”发现商品,并最终完成购买。

我们能够发现其中的特点:

  • 第一种购物模式无需过多介绍,消费者有了明确的购买目标,才会直接搜索某“品牌”或某“品类”。
  • 第二种则兼容了一部分非计划性消费,主流电商App首页的“特价商品”,或“促销、拼团、特卖”等一级频道,都可以实现对消费者购物需求的刺激。但受限于电脑、App网页本身的内容承载量,只是在部分层面刺激着非计划性购物的占比。

况且,随着各大平台纷纷采用基于大数据的千人千面的智能推荐模式,意味着每个电商用户所看到的“商品信息流”越来越精准,而精准也意味着无目的、偶然性的购物频率的降低。

2016年美国曾推出过一份报告,认为转向线上购物的消费者买东西更有节制,消费习惯直接改变了销售格局。据NPD的研究,在实体店购物冲动消费占45%,但在线购物时这一比例仅为23%。非计划性购物的概念范围要比冲动消费更大,但是这份报告也从侧面证明了,相比于实体店购物,消费者在网上购物会更加理性,或者换个说法,更有目的性。

数据来源:《2018年电商行业研究报告》

想要了解传统电商非计划性购物的短板,还有一个数据可参考,电商类应用人均使用时长普遍不算太高。根据极光大数据发布的《2018年电商行业研究报告》显示,用户使用拼多多和手机淘宝最为频繁,日均使用频次超过4次。京东和天猫用户日均使用3次左右,其它App使用频次均不到3次。

时长方面,手机淘宝、拼多多的使用时长较长,超过20分钟,小红书、蘑菇街、聚美优品和天猫的使用时长中等,为15-16分钟,其它App的使用时长则较短,为10分钟或以下。

网上购买商品,用户要先打开网站或App,比拼下商品的价格,浏览一下图文介绍,以及网友的评论,在这短短的20分钟或10分钟,很难留出更多的“富裕”时间,促使消费者“四处闲逛”进行非计划性购物。

除了上面提到的电脑网页、App信息流展示“商品”的局限性,使得各大平台必须让每一个“推荐位”的商品,都是消费者最喜欢的产品,造成了电商消费一定的集中化。大数据时代,千人千面的推荐机制,让商品的分发开始因人而异,不过也只是客观缓解了流量的集中度。

当然,导致传统电商平台在非计划性购物交易中短板的,还有内容因素的影响。

传统电商以文字、图片等内容形式为主的商品页面,不利于刺激消费者进行非计划性购物。近些年,商品页开始加入短视频,就在一定程度上促进转化,2017年京东曾发布过一组数据,家电品类中的优质视频将转化率提升了18%。

相比电商平台做内容“文章”,实体店的吸引客流的方式就比较“硬核”。实体店通过所处的位置(人流密集区域)优势,以漂亮的店面装潢、琳琅满目的货架、形象亲人的导购员、以及各种的促销、折扣等活动,吸引店面周边的用户驻足进店和消费。

相比于线上购物,线下场景,用户还可以更多角度的去观察商品的颜色、样式、质感,实物拉近商品和消费者的距离,进一步刺激他们会去购买一些原本并没有“规划”的商品。

根据著名经济学家 A. Gary Shilling 博士分析,虽然线上销售对实体零售造成了很大冲击,但是实体零售依然拥有一个巨大的优势:顾客的冲动消费。

他认为“实体店的客流量确实因为互联网购物的崛起,受到了很大影响。但是如果消费总额没有改变的话,那么即使客流量下滑,实体零售并不会受到太大冲击。要实现这一目标,实体零售业就必须刺激消费者的冲动消费。我在去超市购物时,经常会进行冲动消费,很多时候在我反应过来的时候我已经买了整整一购物车的东西。”

我们知道,消费者日常消费水平是固定的,线下解决了他们非计划性购物的需求,那么在电商平台的消费就会被稀释。

据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实物商品网上零售额占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的比重只有20.7%,全国网上零售额同比增长16.5%,告别了20%高增长的时代,意味着线上消费和线下消费的格局正在逐渐接近于一种稳定的态势。

根据木桶效应理论来分析,一定是某个“短板”阻碍了电商对零售大行业的持续渗透。这个短板就是在非计划性购物方面的刺激不足,相比于有明确目的的计划性购物,非计划性购物同样有其独特的魅力所在。

美国密歇根大学的营销学助理教授斯科特·里克(Scott Rick)曾提出一个零售疗法(Retail Therapy)的概念,指的是人们通过购物来自我调节、释放压力、缓解负面情绪等的一种实现自我疗愈的方法,当然这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心理治疗方法。

这就解释了,为何电商购物具备了诸多优势,仍然有很多消费者喜欢逛街。在电商平台我们能购买到价格更优惠、SKU更丰富的商品,并且完全无需出门,通过电脑和手机在几分钟之内就完成了购物操作。

可这种快捷,也破坏了消费者在购物过程中的“满足感”,因此在电商发展了20余年后,仍有很多消费者会“固执”的不放弃在线下的消费。

社交电商、直播电商的发展,正在成为一种契机,在非计划性购物方面的满足,将会进一步刺激电商对实体商业的影响。

直播电商的破“场”行动

无论哪种零售业态,都离不开“货、场、人”这三个核心要素。就线上购物和线下购物而言,前者胜在货和人。

货的方面,实体商业受限于场地局限,货品的丰富度要远逊于电商平台。例如,家乐福中国总SKU数量就接近5万,这已是大型超市所能覆盖的边界。

相比之下,电商平台的SKU理论上是可以无限扩容的,京东天猫上的SKU甚至达到了千万量级。商品价格也一直是电商的优势之一,不过越来越多品牌商选择统一线上线下售价的战略,这个差距开始不断缩小。比如说,罗永浩直播间,小米10/Pro就没有给出“折扣价”,为的就是保护线上线下价格的统一性。但是,整体来看电商平台定价比线下更为灵活,仍占据优势。

人的方面,电商平台的优势更不用细说,无论多大的商超还是商业综合体,其覆盖的用户规模都受地域的限制。以智能手机而言,一些爆款线上销售往往能够秒磬,动辄几分钟百万级、千万级的销量,完全得益于电商平台巨大的流量优势。

场这个因素里,实体商业相比电商平台拥有独特的优势。而且,为了应对电商的竞争,各大城市逐渐开始重视建设各种大型商业综合体。以上海为例,上海城市商业综合体2015年末数量是151家,到了2017年末增长至225家。商业综合体以建筑群为基础,大多建设在城市人口密度高、消费潜力大的地域,融合商业零售、商务办公、酒店餐饮、公寓住宅、综合娱乐五大核心。

相比之下,电商平台在交易效率上高于实体商业,用户几乎足不出户即可买到来自全球各地的商品。可实体商业,尤其是商业综合体的发展,集合了吃喝玩乐行一条龙,吸引着源源不断的客流。而在大量消费中,除了有目的的聚餐、购物、娱乐,用户在“闲逛”的间隙,会被各种漂亮的门店、个性的货柜、包装精美的商品、持续不断的促销活动吸引驻足,并最终进行原本没有计划的消费。

边玩边卖的魅力,是实体商业仍能够牢牢占据零售整体市场七成以上的一个重要原因。

社交电商的发展,非中心化的流量,正在释放线上购物在非计划性购物方面的潜力。根据尼尔森数据,大量非计划性购物需求通过社交场景得到满足:61%的消费者曾经被周围好友推荐购买了原本没有计划的商品;30%以上的消费者经社交平台 KOL”种草”产生了非计划性的购物需求。

直播电商被称作社交电商的3.0时代,相比1.0的朋友圈卖货,和2.0的以拼多多为代表的拼购模式,直播电商对非计划性购物的潜力挖掘,具备更高的效率。

以直播带货一哥、一姐李佳琪和薇娅为例,他们每场直播都会“带货”非常多的商品,除了一些专场直播,观看直播的用户在进入直播间前,并不清楚网红主播将卖什么货。然而,每一次直播,李佳琪和薇娅都能够创造让人羡慕的庞大销量。传闻罗永浩直播首秀也拿下了1亿+的销售额,相比于传统电商购物模式,直播电商正在“补足”线上消费在“场景”营造的短板。

2019年淘宝618,李佳琦用3分钟卖出5000单资生堂红妍肌活精华露,销售额超600万。

2019年9月17日,李佳琦直播间,用户一秒钟抢完8000套的原价570元285元现价的馥蕾诗果萃礼盒套装,一秒钟,228万销售额。

不仅仅是超级网红直播能够卖出惊人的销量,包括明星、素人、中小网红也屡屡创造高额的卖货记录。

2019年4月,王祖蓝在快手上举办了一场直播大秀,并把陈小春和妻子李亚男拉来助阵,66元/盒的进口品牌面膜,12分钟卖出10万件,成交额高达660万元。

2019年7月,郭富城和快手主播辛巴在快手直播带货,5万件限量商品5秒售空,110万人观看,销售额近400万。

2019年12月,浙江宁波“法官直播带货1小时成交额破1亿”的新闻刷爆网络,并且登上微博热搜榜第二名。

河北省辛集“80后”农民冯克直播带货“日进斗金”,销售火爆时,一天的进账比一季庄稼的收成高得多。

从以上的案例能够总结出一个规律,直播电商卖货具备很强的非计划性购物的属性,虽然很多网红在开直播前会在社交平台上进行预热,可更多的用户最初只是抱着“淘宝”的心态尝试进入直播间,然后受氛围“感染”开始买买买。

相比于实体商业凭借地理位置、漂亮的店面装潢、商品华丽的包装,构建引发消费者“冲动消费”的场。直播电商则是通过明星效应、网红颜值、较好的公众形象、“给力”的价格,去营造一个吸引消费者关注、购买的场。从场景营造来看,直播电商和线下购物至少有三个层面上有一定的重叠。

第一个层面:临场感

线下消费用户需要进入实体店中,购物者可以亲自看到和感觉到商品的颜色、样式、质感。随着4G、5G网络的到来,以及智能手机屏幕尺寸越来越大、清晰度越来越高。网红直播卖货,也在一定程度上给予用户了临场感。而且,从李佳琪、薇娅的过往直播卖货视频中,他们会亲自试穿、试装、试吃,在沉浸感很强的直播中,很容易激发用户的购买欲望。

罗永浩的首秀表现尚不专业,一些时段就让人有枯燥感,如何营造直播的临场感,无论是老网红还是小网红,都是一门必须研究透的学问。

第二个层面:紧迫感

线下消费,留给用户进行消费决策的时间并不长,无论是大型商场还是中小实体店,店内很少会放置舒适的沙发,尤其是客流量大的时期,消费者在浏览商品的过程中,需要快速决策是否购买。而在传统电商平台上,用户并不用着急做购物决策,完全有时间和空间进行货比三家。

比如罗永浩直播,随着他推荐商品的节奏,购物链接也会更换,而且很多商品有数额限制,老罗直播了两个小时时间,购物车里的许多商品就已显示没有存货。紧凑的节奏,给观众较少的思考时间,更容易激发冲动消费。在直播电商中“新品+限时,限量低价”是一大特色,进一步营造了购物的紧迫感。

第三个层面:参与感

传统电商消费,静态的页面,会拉远消费者与商品的距离。线下消费中,为了提高用户的交易,经常会组织一些试吃、试用和促销活动,用户在与商家的交互中,逐渐产生交易的冲动。在“网红+直播+电商”模式下,网红拥有巨大粉丝量和视频播放量。用户积极的在直播间进行评论,网红也通过极具“煽动力”的促销话术,使得消费者拥有了极强的参与感和代入感,并最终形成消费。

场的营造,直观的变化,是线下用户的使用时长增长。根据中消协发布的《直播电商购物消费者满意度在线调查报告》显示,一周观看直播时长调查结果显示,42.4%消费者观看直播时长为1-3个小时,24.9%消费者观看直播时长为4-6个小时。

虽然,直播电商火爆以来,冲动消费一直是外界批评的一个重点。其实,从本质上来看,直播电商的魅力,正在于激发了用户在非计划性购物方面的需求。生活中,大部分人不会时时的制定一个清晰的购物计划,在“边玩边卖”中,除了冲动购买来的一些无用品外,也会购买一些原本还未进行计划的日常用品,我们从直播电商销售的商品的排名中,也能看到这一特质。

中消协报告显示,从直播购物品类偏好来看,消费者在直播电商购买的品类大多为服装、日用品、美食、美妆,其中选择服装的消费者最多,占比63.6%。

可以看到,直播电商卖货较多的几大品类,大多数是复购率高、品牌型号多、单价在几十元/几百元区间的商品。消费者在购买服装、日用品、美食中,决策随机性很高,这些往往是消费者在非计划性购物中购买量高的产品。

相比之下,3C、数码、电器等硬件产品,从有消费意向,到做最终的购买决定,会经历一个很长的筛选期,而且这些产品价格、参数、功能相对固定,用户更倾向于进行理性决策,很少被主播的话术所打动。

回归到直播电商长期价值来看,如果是传统电商消费的细分,它的生命力将会随着资本的退场和社会热度的下降而衰落,并最终走向消亡。

如果站在其弥补线上购物非计划性购物短板的角度来看,直播电商对于整体网民的渗透,将会随着行业的成熟度增长而持续上涨。

未来十年,实体商业与“直播电商”相爱相杀

直播电商抢夺着线下消费在非计划性购物版图,是不是意味着,随着直播电商的快速崛起,实体商业的规模就会被大幅度压缩呢?

结论并非如此,网红掀起的直播电商热潮,只是“拿”掉了非计划性购物的一部分市场。实体商业同样可以通过直播来进行卖货,疫情的期间,就已经有很多实体店尝试利用直播来卖货,总体来看,相比于网红基于粉丝的变现,实体店所具备的专业性、本地化等优势,同样能在直播电商的大市场中分一杯羹。

2020年2月份,居然之家在全国范围内的232家门店进行了4810场淘宝直播,开播时长近7000小时,预计带来4.8亿元人民币的成交额和11万新客。家具品牌芝华仕的企业店联合2000多家线下门店做了一场“厂购会”直播,成交周同比上涨13倍,日环比上涨470倍。

未来,直播电商可以用直播促销、到店提货的方式,把直播作为一种引流的工具,只要用户到店消费,实体店就可以利用专业的卖货技巧,刺激消费者“掏腰包”消费。另外,实体店整日和消费者打交道,对于商品的认知度、专业度,也远远高于网红,他们可以通过自己的专业性来吸引粉丝观看,并促进交易。

况且,实体店大多数自带“私域流量”,它们过去的客户,都可以转移到线上来,销售不再仅仅局限于店内,通过线上的渠道,可以放大自己的销售半径。尤其是饿了么、美团外卖等平台开始开放“跑腿”业务,时效上实体店也具备着很强的优势。

只要看看社交媒体和朋友圈就知道了——老罗让直播出圈了。很多人因为老罗直播第一次进入抖音直播间,看起了直播带货。因为老罗自带粉丝,因为老罗的首秀自成“现象”!

可是20:00直播开始没多久,就从晒直播截图,到表达失望和关闭直播的吐槽满天飞了。同时在线人数的峰值出现在20:20,大概在280万左右,数据也和朋友圈的吐槽是同步吻合的。

当然,想要看脱口秀和相声的你肯定是失望了,但是直播毕竟不是相声,甚至也不是发布会。

让你失望是正常的,毕竟负债过亿的老罗,被迫上线营业的主要任务是为别人带货,而其他的都是手段。

所以,首先大家的观感肯定跟我一样,手机屏幕里的老罗还是那个神侃的老罗吗?这个老罗失去了他的特色。

那么老罗的特色是什么呢?

是调侃式的,是表现为自黑的自我膨胀,是有着高级的审美癖好的,然而,在这第一次直播间里面,这些特色全部消失的无影无踪……

我相信这是大家感到无聊和失望的最大原因——老罗好像不适合直播,他适合更大的舞台。

这时候我们陡然发现,哦,原来直播真的不是那么回事儿,你是有着巨大争议,有巨量粉丝,出口成章就可以的。

李佳琦和薇娅就是在算法推荐时代靠人性的数字化表达大数据,筛选出的“天选之子”。

虽然表现让人失望,但老罗首秀的销售数据不错,3小时带货破1.1亿元。累计观看人数超4800万人,创下抖音直播带货的新纪录

看到这个数字如果你没有什么概念,可以看看这个数据:2月5日-3月2日,带货一哥李佳琦直播间总销售额达9.57亿元

说明老罗的第一场卖的还可以。

不过也要清楚地知道,这是他放话做直播的第一场,不仅聚集着巨大的受众期待和势能,抖音为确保这次合作也投入了巨量资源。

无论对老罗还是抖音来说,直播带货都是他们的“背水一战”,在直播电商三国杀的版图里,抖音远远落后于淘宝和快手,抖音牵手老罗相当于使出了一次“万箭齐发”。

老罗直播首秀失望,他的带货能力到底是现象还是假象?

经此一夜,初代网红,连续创业者,横跨多个领域的单口相声表演艺术家,罗永浩先生,在直播领域应该会感到路还很长。

老罗首秀有不少槽点,被吐槽最多的是:

(1)直播业务能力

不仅没有展现出他的风采,连续口误,缺乏节奏,甚至把极米投影说成了“友商”……自嘲岁数有点大了。

甚至没有展现能够留住观众的能力,直播在线观众数字从20:20开始持续衰减……

(2)选品能力和价格没有优势

直播开始前,从罗永浩透露的,团队初期会侧重于:

  1. 具有创新特性的数码科技产品;
  2. 优秀文创产品;
  3. 图书;
  4. 兼具设计感和实用性的家居杂货;
  5. 中间再穿插一些性价比奇高的日用百货和零食小吃”来看,覆盖品类较全,且区别于目前市面上大批围绕美妆、美食的带货主播

在昨晚实际直播中,罗永浩带货清单总计22件,主要包括食物饮料、生活居家用品、科技产品三大类。无论从选品上没有充分体现他的审美,更没有让人惊呼立即下单的价格优势。

直播过程中,就不断有人晒出全网的最低价,让老罗的最低价啪啪打脸。

拼多多随后做了老罗直播爆款的聚合页,补贴后价格更低——又来踩了一脚。

老罗直播首秀失望,他的带货能力到底是现象还是假象?

但是,谁还没有个第一次呢?

怎么有那么多人那么苛刻?李佳琪、薇娅、辛有志一开始就找到了自己的直播风格吗?

起码,从老罗直播,还是看到与其他网红电商直播不同的气象。

(1)品牌宣传价值

一份罗永浩直播卖货的报价单显示,一个品牌的坑位费报价60万元。也就是说,老罗还没有开始卖货,光这20家品牌方的坑位费就已经挣了1200万元。

对此,有业内人士表示这报价比李佳琦和薇娅还要贵出不少。可即便是这样,找老罗合作的商家依然要排队。

从参与这次直播的品牌方纷纷推出借势营销的海报和与之匹配的一系列营销活动,可以看出与老罗合作,不只是直播带货那么简单,还有品牌宣传曝光的价值。这是以带货为主的网红直播最大的不同。

其实老罗身上最大的看点就是他是我们所有人身上都有的矛盾体的巨大放大版,在他身上总是不缺乏冲突。

譬如给小米带货,昔日锤子的老板,以吐槽友商为乐,今天却要放下骄傲,为“友商”带货,自成话题。

不过可惜的是,这没有成为老罗昨晚自黑的段子——还不是因为天生骄傲。

老罗直播首秀失望,他的带货能力到底是现象还是假象?

(2)行为艺术

“出道”至今,老罗表演过西门子总部门前砸冰箱,在星巴克柜台自扇耳光等种种行为艺术。要我说,他最大的天才在于营销,但他首先是一个“行为艺术家”。

昨晚最大的看点是老罗现场刮胡子,他兑现了和吉列的协议,在现场挂掉了留了多年的胡子。

他说了实话,留胡子是为了让脸显得不那么肉感。乔叔也留胡子,留了差不多18年了,从来没有刮过。我深知,对以胡子为造型的男人来说,让他刮掉胡子有多难,跟让美女把眉毛刮掉差不多吧。

老罗直播首秀失望,他的带货能力到底是现象还是假象?

老罗直播首秀失望,他的带货能力到底是现象还是假象?

并且,他还在直播结束前留了个伏笔,这次刮胡子是他们的一次蓄意擦策划,露出他肉感中年大叔的大脸,是为了后面直播减肥产品。(也许你早已关掉直播,miss了这些,我来告诉你)

所以,我觉得他大胆、出格的行为艺术,会是他直播的很大标签。

李诞昨晚也发了一条短视频,给老罗出主意,罗老师你为什么要卖货呢?不如加入我们脱口秀行列,直接卖艺吧。

(3)小型发布会

几个CEO都做客现场,发了巨额红包,老罗逼红包的能力一绝,可我一个都没抢到。

虽然老罗直播有点漫不经心,但进入到科技产品时,他会稍显得心应手,因此也有一些产品被种草了。,同时这种直观的直播形式,一次就让200多万人看了一次小小的发布会,了解了产品的亮点和概貌,这也是一种价值。

所以,对于一些有科技美学和极客类型的产品,会很适合老罗来发布。因此我认为60万坑位费,品宣、产品发布+带货,一点不贵!

(4)电商直播出圈

对于把电商当搜索用的一代人而言,接受直播里买东西,是有天然鸿沟的。对于在抖音上看新奇、看美腿、看搞笑的人来说,在上面买货,也是有鸿沟的。

用户习惯要刺激和培养,抖音花6000万“抢”来罗永浩,我认为是值得。昨晚被消费的老罗粉丝,会有一部分成为直播电商的消费者,我的朋友圈就有很多人在老罗的直播间买买买了起来。

电商直播主要是这三大内容:促销内容、专业内容和娱乐内容。

也许未来老罗让电商直播能更多些专业内容。

老罗直播首秀失望,他的带货能力到底是现象还是假象?

(5)选品美学

我们以前见到的罗永浩是在发布自家研发的产品,绝大多数的功能、细节都渗透着他的审美偏好和偏执,因此不少看好他直播的人都很期待他在科技和文创上的选品,能够给人带来惊艳感觉。

这个感觉虽然落空,甚至觉得老罗对选品都没有很深入了解,但我不觉得老罗昨晚的表现就是他电商直播的巅峰,他要是能认真对待这件事情,相信还是会带来很多可能的。

电商直播重构了人货场的关系,但核心还是货。人是手段,老罗作为卖货的手段能不能从首播“现象”,变成真的带货气象,除了转变态度,他们团队和抖音还要做的有很多很多。

老罗直播首秀失望,他的带货能力到底是现象还是假象?

据智联招聘携手淘榜单共同发布的《2020年春季直播产业人才报告》显示,疫情期间,直播行业招聘需求同比逆势上涨1.3倍,平均招聘薪酬9845元/月。大量的专业人才进入直播电商产业,直播卖货将逐渐从爆发,慢慢进入成熟期,其未来潜力难以估量。

直播电商的“风口”不会因为罗永浩关闭,作为一种融合了直播内容形式和线上购物的结合体,它有自己独特的魅力。无论是网红、明星直播卖货,还是实体店转型到线上卖货,如何摸索出通过直播销售的技巧,才是能够长久立足这一新模式的根本。

文章由PM28网编辑,作者:海阁,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pm28.com/3531.html欢迎投稿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403567334@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