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产品经理面试是怎么样的?

在产品经理面试中,是否有曾遇见比较奇葩、无从下手的问题,类似如下的:

  • 深圳有多少个学校?
  • 北京有多少个产品经理?
  • 上海有多少辆本田汽车?
  • 广州海珠区有多少间7-11便利店?
  • 珠海海怡湾畔小区的入住户数有多少?
  • 北京胡同小巷子的煎饼摊一年能卖多少个烧饼?

首先,这是属于学术界数量估算中的“费米问题”

其次,通常产品面试中借此希望能考察候选人的:逻辑思考、分析和心理抗压能力。因为这类问题十分开放,可以很好考验出候选人在面对毫无头绪的问题、不具有行业背景知识的情况下所作出的分析、推断。

最后,根据我在产品面试的经历、工作实践的思考,谈一些分析和解答的思路:

一、分析策略

PS:由于在产品面试中,此类问题更注重是“逻辑思考”。即根据问题进行分拆、提出有理有据的分析、进而得出结论,侧重是逻辑性而非正确性。这是首要的,要避开不敢动脑、不敢表达的心理。

我总结的作答思路有三种:

  1. 从上到下/左右开弓:从宏观层面由上层往下推/由从某个点横向切入,反推上去;
  2. 上下限:利用上下限思想,“夹”逼推出来;
  3. 第三者:直接求是不行,往往通过计算出第三者才能知道答案。(……原谅这叫法)

由于数量估算都是非常开放没有唯一答案,所以这三种思路在针对不同的问法都可以灵活运用、相互验证。同时,这些是个人总结的技巧,比较难用理论去阐述。

一、做用户需求的三个阶段

结合做用户需求的难易程度和收益的关系,我们可以得到做用户需求的三个阶段,如下图所示:

1. 跟随用户

跟随用户,倾听用户声音,观察用户行为。以用户现有的认知或者使用产品中反馈的问题,作为切入点,反馈产品改进或者产品推广。

跟随用户,是做产品的初级阶段,也就是用户反馈什么问题就改什么问题;用户现在是什么状态,就依着现有用户的状态去做推广。在这个阶段做用户需求,简单、成功率高,但是收益甚微。

在“给张飞卖刮胡刀”的例子中,跟随用户是什么样的状态?我们首先梳理一下张飞所处的环境和认知:

(1)处境

  • 在三国时期,男人有蓄须的习惯,因此每个男子都有胡子;
  • 张飞脸上长得胡子不好看,络腮胡子,让人一看就是个莽汉,而关羽却因一把漂亮的胡子得到“美髯公”的称号。

(2)认知

  • 毛发也者,所以为一身之仪表——古人视“美髯”为极品男人的标志;
  • 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古人伦理观念的认知,不可轻易剃去胡子。

跟随客户的阶段里,受限于“身体发肤,受之父母”的伦理观念认知,如果直接卖给张飞使用,是个行不通的方式,而把刮胡刀买给张飞用于处罚行刑却是个可用的场景。在这一阶段,虽然推广的难度小,但是由于应用场景过于狭小,产生的收益不多。

2. 比肩用户

比肩用户,也就是我们做产品的人通常所说的“化身用户”、“化身小白”。

我们需要有同理心,需要代入用户使用产品的场景,来理解用户希望在这个产品中获得什么、用户在使用产品中存在哪些障碍。

当然,“化身用户”、“化身小白”是需要一定的产品素养和能力的,这种素养和能力来源于一定程度跟随用户的积累,也就是倾听用户声音,观察用户行为。

马化腾制定的“1000/100/10”的法则,即要求每个产品经理每个月要去论坛看1000个用户体验反馈并回复、关注100个用户博客、做10个用户调查。有了跟随用户的前提,才能够真正的比肩用户。要不然会容易陷入一种“想当然”的状态,以此状态得出的产品改进方向。

再回到“给张飞卖刮胡刀”的例子,在比肩用户阶段应该怎么做?

我们尝试一下化身张飞,相处于同一个时代,关羽有“美髯公”的称号,张飞难道不想要这种称号么?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在不完全否认“身体发肤,受之父母”的前提下,不去建议张飞完全刮掉胡子,而是做相应的修剪和修饰,即相当于把身体上出现问题的部分去掉,同时也成就张飞一个“美髯公”的称号。

在这个角度出发,刮胡刀就不再是一个刑罚器具,而是一个修饰男人仪表的器具(这才是刮胡刀应该具有的用途),此时,用户购买、使用的驱动力将远远高于后者。

但是,这里需要让张飞认同可以对胡子进行修剪和修饰是具有一定难度的。

3. 引领用户

引领用户,需要在深入理解用户需求本质的前提下,给出最佳的解决方案。

有一个很出名的案例:

用户从所在地A到目的地B,其现有的交通工具是马车。那么用户在使用马车的过程中很可能会抱怨轮子不好、马不好。

如果是跟随用户,即出现什么问题,解决什么问题,改进的结果就将会是换一批马或者修补一下轮子;

如果化身用户,站在用户的角度考虑问题,如果能有一辆更快更平稳的车,不需要考虑马的质量、不需要考虑轮子是否足够圆,我们可能会做出一辆汽车;

如果是引领用户,真正考虑到用户需求的本质,我们得到的答案将不再是一辆更好的马车或者是一辆汽车,而是一种更快更舒服从A地到B地的方式。

这时,可供想象,可供产品改进,可成功的空间就更大了——我们可以有飞机,有船,有更先进的交通方式。

由于引领用户,往往需要颠覆用户现有的习惯或者认知,因此需要花费大量的代价去教育用户,成功率也比较低,但是一旦成功,其收益是不可限量的。

回到三国时代,我们可以考虑一下,为什么须眉会成为评判男子的一个标准?因为其代表了一种雄性的代表,就像雄狮的鬃毛。

但是,在三国战争时代,真正应该作为评判一个男子的标准应该是力量、战斗能力,而不是胡子。

相反,因为留胡子,很容易藏污纳垢,士兵将更容易生病。

这样的话,行军千里,战力不是损失在真正与敌军对抗的战役中,而在疾病。

在这这个角度向张飞推销刮胡刀,他购买的很可能不仅仅是一个刮胡刀,而是整个军队数以万计的刮胡刀。

二、总结

现在回过头来,看一下“非洲卖拖鞋”的例子,认为没有市场的是跟随用户,认为市场很大的是引领用户。

其实两个人都没有错:

  • 认为没有市场的销售,不需要在此投入太多的精力,可以把精力放在对拖鞋已有一定认知的市场,但这种市场竞争也必然激烈,收益较低;
  • 认为市场很大的销售,前期需要付出巨大的代价,教育用户,在用户的脑海里建立起需要拖鞋的认知,但如果成功,他面临的将是一个蓝海市场,收益无限。

做用户需求的三个阶段,很多时候需要根据产品的发展阶段和公司本身具有的资源综合考虑;但很多人身在其中,却无法清晰认知三个阶段的差别,导致会议中,不同的人针对同一问题持截然不同的观点。

如果有一个人能够针对这三个阶段综合考虑,根据产品现状的发展,提出完整的解决方案,不同战略的决策所产生的投入产出比,那么改选择什么策略就显而易见了。

因此,接下来通过举例,将这种思想贯穿其中:

1. Top-down、Bottom-up

(1)估算深圳市丰田汽车的数量?

层级拆解:深圳市汽车(第一层)、丰田汽车(第二层)、丰田(横向可以是特斯拉)

分析思路1Top-down

  1. 先假设已知深圳市全市共有机动车300万辆;(一层)
  2. 在深圳市几个车流密集区域采样,记录每100辆车中丰田车的占比,取平均占比;(二层)
  3. 假如平均占比为25% ,那么得出:300万×25%=75万辆。

分析思路2:Bottom-up

  1. 先假设已知深圳全市有「特斯拉」8万辆;(与丰田是横向同层)
  2. 在深圳某地多点采样得出:在每100辆汽车车中,「特斯拉」车的占比为2%,丰田车的占比为20%;
  3. 那么得出:8万/2*20%=80万辆。(利用横向反推)

(2)要补充边界

在面试过程中,面试官在听完有逻辑、能独立思考出的答案后,往往是认可并提高面试成功几率。不过也有面试官会选择继续追问,挖掘出所回答的“边界点”,以此考察你的逻辑思维是否缜密、反应速度是否够快、是否能“自圆其说”。

一般考虑边界的点很多,常见有:时间、地点、数量、行业背景知识等。往往候选人通过边界补充,不仅可考察刚上述说到的点,也是自我证明“有料、懂更广”的途径。

针对上面的,我举几个例子:

在对丰田汽车采样的时候,选择什么地点呢?(证明边界有考虑)

  • 选择密集的区域就正确?如口岸、机场、商场等是否有影响数据的真实性?
  • 若只取口岸附近的车流密集区,则占比有可能偏高。(香港牌的保姆车绝大多数是丰田埃尔法)
  • 那么应该取多少个才比较“均衡”呢?

在对特斯拉进行采样时,该怎么分析?(证明你对特斯拉有研究,知道是可以充电)

  • 若取样地点是「特斯拉充电桩」附近,同样也会造成数据偏高的情况;
  • 特斯拉在深圳属于什么定位?

2. 利用上、下限“夹逼”

问题:北京某胡同口的煎饼摊一年能卖出多少个煎饼?

层级拆解

  • 时间:统计1年,即365天,即365*24小时; 其次,煎饼摊卖的时间一般是早中晚的时间段,可以任选一个或三个时间段;再其次,一个煎饼制作时间约30~60秒;(记住,没有对错只有逻辑推理,根据假设不同分析也不同)
  • 求什么:求数量,多少个? 即统计在一个时间段范围大约能卖出多少个煎饼。得出这个数量数字不难,关键是怎么证明是合理的。证明数量合理可以用上下限“夹逼”出来。

分析思路:

(1)确定上限

  1. 煎饼是一个需要现做现卖的商品。制作一个煎饼大约需要30秒,也就是说,在供不应求的情况下,每小时能售出120个;
  2. 煎饼是一种季节性商品,通常用户仅在早餐时间购买,即每天的6:00~9:00;
  3. 由以上分析可以得出,平均每天最多可售出360个煎饼。

(2)确定下限

  1. 考虑到煎饼摊不缴纳税收,不负担房租,因此煎饼摊的毛利润约等于净利润;
  2. 由此可以得出,要维持煎饼摊的存在,煎饼摊的毛利润(不计人力成本)应当大于等于一个人在北京的生活成本;
  3. 假定一个人在北京的生活成本为每天200元,煎饼5元一个,去掉物料成本后的毛利润3元。那么,平均每天最少售出67个煎饼才能维持煎饼摊的存在。

(3)几何平均

将上下限取几何平均,我猜测胡同口的煎饼摊平均每天售出155个煎饼,一年售出56.7k个煎饼。

PS:几何平均只是简单的将最高值360和最低值67相乘,然后开平方根,这是我做估算时候的一个习惯,目的是保证估算结论与实际值没有数量级级别的误差。

3. 找第三者

大家可理解为是利用找出“小三”去反推出“大老婆”。

案例问题:北京市有多少加油站?

分析思路

这个问题是求加油站数量,关键边界是北京市、加油站。

如果上面两个方法是属于“直接求”,那么这个方法是“间接求”。我称为“找第三者”,简单说就是设定“小三”的信息,从间接者的信息、根据间接者和目标者的关系反推出答案。

如:

间接者:北京市车数量;

逻辑关系:车与加油、城市与车数关系、供需关系反推。

  • 北京有500万辆车,一辆车10天加一次油,一辆车加一次油5分钟,实际加油时间段是早7点到晚10点共计15个小时,一个加油站4个加油桩,加油桩利用率50%;
  • 北京城一天加油能力 = 北京城车辆一天加油需求次数;
  • 北京城一天加油能力 = 一个加油站一天加油的车辆数*加油站个数 = 15小时* 50%利用率/5分钟 *4个桩 * 加油站个数 = 360次*加油站个数;
  • 北京城车辆一天加油需求次数 = 500万辆车/10 天 = 50万次;
  • 可以求得加油站个数 = 50万次/360次 = 1389个。

二、学会补充边界(或者反问面试官)

若按上面的思路进行思考,那么在面试过程中,面试官听完有逻辑、能独立思考出的答案后,往往是认可并提高面试成功几率。不过也有面试官会选择继续追问,通过挖掘回答内容的“边界点”(即找茬),以此考察你的逻辑思维是否缜密、反应速度是否够快、是否能“自圆其说”。

一般考虑边界的点很多,常见有:时间、地点、数量、行业背景知识等。

与此同时,候选人通过对边界补充回答,不仅可考察上述说到的点,也是自我证明“有料、懂更广”的途径。

针对上面的,我举几个例子:

(1)在对丰田汽车采样的时候,选择什么地点呢?(证明边界有考虑)

  • 选择密集的区域就正确?如口岸、机场、商场等是否有影响数据的真实性?
  • 若只取口岸附近的车流密集区,则占比有可能偏高。(香港牌保姆车多数是什么品牌?)
  • 那么应该取多少个才比较“均衡”呢?

(2)在对特斯拉进行采样时,该怎么分析?(证明你对特斯拉有研究,知道是可以充电)

  • 若取样地点是「特斯拉充电桩」附近,同样也会造成数据偏高的情况;
  • 特斯拉在深圳属于什么定位?

再比如,刚才的烧饼例子:

  • 节假日的销售时间会有所推迟,但考虑到胡同口的煎饼摊销售对象主要是附近居民,节假日的早餐需求应当与工作日相仿,不再另行计算。
  • 既然问题是“北京某胡同口的煎饼摊一年能卖出多少个煎饼”,那意味着煎饼摊确实存在。

以上,是我在以往产品面试中遇到“逻辑计算”类的问题与思路方法。或许解题思路有很多种、标准答案也不一;仅是浅显总结,希望能对大家有帮助,谢谢。

 

原创文章,作者:海阁,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pm28.com/1872.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403567334@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