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高级产品经理全面介绍新媒体营销

时代的机遇和变化让新媒体人接收信息的速度比其他行业更快更多,而这种快和多恰恰给新媒体人带来了一种幻觉。

一方面,觉得自己是站在大浪里最前端的人,海上风和日丽,阳光灿烂的时候,浪里的水花偶尔溅起拂过脸庞,感叹一句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但当大风大浪来临,船只剧烈摇摆的时候,他们也许是第一批会被海浪吞噬而来不及做任何反应的那一群人。

关于“新媒体”

所谓新媒体有很多种,也有不同的解释和定义。我不打算提出什么说法、也无意为某种说法背书;广义来说,只要是网络媒体、没有纸本的媒体、或是自己认为形态(包括表现方式、商业模式、传播载具)是新的,自称新媒体大概都没有太大问题。

但如果照上面这篇引文的“访问”(天晓得是真的访来的还是听说的)范围来看,基本上所谓“做新媒体”不论挂的是总监还是小编,反正就是到处搜刮内容、或是以高点击率(相对于传道解惑或是报导新闻)为主要目标来写作,最后多半还是通过广告之类以“计量”为主的方式来赚钱。

问题出在计量上

很多问题就出在“计量”上。为了在既定的读者、每位读者既定的上网阅读时间中抢到比较大的份量,吸引前十秒钟的注意力是很重要的(只要点进来、广告显示成功,十秒钟之后人是留下、还是跳走、读了多少,就不重要了)。

以计量(也就是点击率)来计算营收绩效,有两个好处:

  • 比较具体:相对于虚无缥渺、见仁见智、而且成绩目前还无法量化的“文章品质高低”,计量简单明了、有显示(理论上)有效果;
  • 容易着力:相对于用高品质文章来慢慢建立读者群,耸动标题或是三俗内容,立即见效,而且成本要低得多。

也就是说,简单、易懂、吸引短期注意力、好吸收、不太需要用脑的内容,会是市场上用来赚钱的主流,但这样也会有一些缺点:

  • 在相对固定的读者群和阅读时间内,挤压了高品质内容的生存时间;
  • 因为这类内容相对容易生产、容易复制、容易偷取,在“大家都得赚钱”的前提下被大量生产、复制、偷取,造成垃圾信息重复泛滥;
  • 不同来源的这类内容之间因为同质性高(讽刺的是,很多时候还是从同一来源偷取的重复内容),所以也彼此挤压竞争,造成引文中所描述的小编/总监实际上不知所云的悲惨生活。

对计量问题的反抗

要应对(很难说“消灭”)上述的问题,有“消极”和“积极”两类作法。所谓消极作法,主要用意在于减少无谓的大量复制,一来减少内容泛滥,二来即使要用烂内容赚钱,也只保障原创者可以赚到。理论上方法如:

  • 以严刑峻法吓阻盗用内容(最好是可以);
  • 以区块链之类的技术,来协助著作权所有者追踪原创内容的流向、以及被使用的方式(但这离实际应用也还有一段距离);
  • 放弃遏阻复制的方式,以C授权之类的方式反向操作,推动内容转载、甚至鼓励使用,再以因此增加的内容传播设法获利。这一点理论上做得到,但是很难,也有无法追踪“扭曲文章内容、改动作者名称”(如后面所提到的“假文”问题)所造成的负面效果。

比较积极的方法则包括(当然,这其中有很多“理论上”):推动将文章品质转换成量化指标的作法,让高品质文章可以在经过语意分析、内容分析、资料查核(有些这类分析确实是可以通过人工智能和语料库来做)之后,得到相对客观的评分;并且在某种质、量指标交互运算的算法之下,让好文章得到合理的评价和报酬。

这一点已经有人在做,例如美国的写作平台Medium,就不采用其他地方常见的“打赏”方式,而是由作者自行设定文章是否收费;读者在缴交每月5美元会费之后,由Medium根据点击、互动量、以及包括品质在内的一些指标(但计算方式没有对外公开),来决定如何将收集来的会费分配给各篇付费阅读文章。

由于即使是不缴费的读者,也可以每月试读三篇文章,所以Medium也还不算是完全封闭的付费墙。

此外,记者出身的法国专栏作家Frederic Filloux,就在学界推动各种“量化文章品质”的技术;虽然在某种程度上可行(例如下面这篇引文所述,从网页结构的技术面入手),但碰到不同语言的语意分析,又会是一大障碍。

当然,在这种模式之下,“量”和“扩散能力”还是有着松散的正向关系:而且因为内容的目的在于经营品牌,所以“质”方面也必须跟上,甚至(表面上)必须令人有“这个人的文章就是因为品质好,才那么受欢迎”的印象。

然而,这种印象多半是商业操作的结果(这里说“操作”并没有贬意;我们创造的、或是消费的很多好东西,都是商业操作的成果)。

知识消费市场的商业操作

举例来说,这些都是精心规划的商业操作:

  • 帮你读书,号称让你在短时间内吸收精华;
  • 让你有觉得很快就知识充满、法喜充满的印象(这里不说“假象);
  • 让你觉得掏点小钱买书或听讲,有针对知识焦虑、时事焦虑的疗愈效果;
  • 在某些知识传播受限的地方,为你的思考和困惑打开一个暂时的逃避缺口(或许就是一般口头常说的“脑洞大开”),让你觉得花几块钱就能买到一份足够剂量的自体多巴胺,实在是很值得。

换句话说,就是利用时间上不需连续、从主要架构中拆解出来的片段知识或开解,并且精准打中人们对时间不足、知识不足、自由不足的焦虑,然后从中获利。

简言之,就是“将破碎化的知识放在商业架构,而非学术架构之中卖钱”;这也是说书人(商业架构)和学校(学术架构)之间的差别。

再次强调,我不认为商业操作有什么不好、也不需要去比较说书人和学校之间的优劣;一来因为两者本质一开始就不同,而且一个是做学问、一个是求满足,只要童叟无欺、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就没什么好挑剔的。

唯一的差异是,因为两者的学习本质不同,你或许有机会通过学校教育、甚至自学而成为某方面的学者;但通过碎片知识则比较难,变成“知识虚胖”的机会可能比较大。

但如果你的目的并不是成为学者,而是随时可以掉两句实用书袋的知识消费者,那就不用计较这一点了。

碎片知识的市场

所谓碎片知识的问题,并不在于是以碎片形态呈现,而是“去脉络化”的问题。有些知识即使“碎片内容正确”,但是在去脉络化之后,会变得不完整、容易错误解读、或是被创造者有心扭曲,这是比较危险的事情。

所谓脉络(Context),用最简单的白话来说就是“上下文”,这对于某些知识是很重要的;但因为碎片化的本质,就是将知识抽离脉络,所以很难去适当容纳或说明它,也因为如此,相对容易从这里出现出现问题。

举两个对照的例子:

  • “人类有206块骨头”是相对不需要脉络的知识(所谓“相对”,是因为后面还有些知识,例如“人出生时其实有大约270块骨头⋯⋯”,但基本上即使去掉前提例外等等,这个叙述还是可以独立存在的。
  • “五百强的CEO都看这本书”的叙述(这种说法很常出现在所谓管理鸡汤文章标题上):有证据证明他们都至少摸到过这本书吗?“看”的定义是什么?他们都是自己去买的,或者其实是出版社寄给他们每人一本,于是就可以自称他们都看过了?

也因为如此,如果你已经自己建立(或是通过某些体系“被建立”)了一个知识架构、或是用来过滤信息的逻辑体系(例如看到“财星500大⋯⋯”时就会提出质疑),因而清楚自己追求的方法和目标,就可能对于来自他人转述的去脉络碎片没有那么大的兴趣。

知识内容和脉络的关系

前面提到学校和说书人的不同,还有一点就是许多context还是得通过“教授”和“学习”的过程来完成,不是那么容易靠自己来建构。

当然,还是有高人能从无到有,建构出自己的知识体系;但学习作为“骨架”的context需要思考、推论、辩证,跟学习作为“肉”的知识(多半只要吸收理解就好)方法是不一样的。

举例来说,学习、创造、运用主观的“历史观”,跟听见、理解、记得客观的“史实”,就是相关但不同的两件事。

注:关于“史观”和“史实”,实践上来说都有很多不客观、捏造、隐藏、为胜利者服务的地方,但这里就先忽略了。

有架构的学习,是可以叠合、内化、融会的;去脉络化的学习则比较难“站在巨人的肩膀上”(而是漂浮在说书人的口水上),即使没有走错路,站在学习的解度也容易事倍功半。

只能说,这年头一肚子碎片、但是盖起楼来整个歪掉的“专家”很多啊。

但重点是,并不是说碎片化学习不好,而是要看“碎”的是形态还是内容。如果已经有架构,内容破碎并没有关系。

我自己有很多知识是看漫画(例如捏寿司的手法)、或是看洗发水瓶子上的英文字学来的(例如“protein”),如果是用这些破碎知识往架构上添肉,或是仍然保留着有脉络的学习(读整本书、上课、或是讨论),但借由碎片来补足,那就还是有帮助的。

说到罗辑思维

从一开始那篇引文谈“新媒体梦碎”,牵扯到破碎知识,其实自己也有点意外;主要是因为文中提到了先前被大量转述的《罗振宇的骗局》一文,原来是被炮制出来的假文。

我要说的是,因为种种缘故,我对罗振宇贩卖的知识和商品一向兴趣不大;但我并不会说他的体系是个骗局。因为:

  • 前面说过,只要诚实交易,商业操作并没有错;
  • 即使无法带来长期的个人成长,至少你在接受到知识或商品时已经获得满足,他卖给你的是这个,你也很清楚;
  • 没有好的骨架去容纳你买来的这些肉,是你自己的问题。

也因为如此,当有人写文章说是“罗振宇的骗局”,我第一时间就没信,也因此幸好没有中招。所以说,有自己的思考架构是很重要的;优点是就跟买鱼买肉一样,会有一些基本的过滤和鉴别能力。

但这也是有缺点的:在形成自己特有的判断和挑选习惯之后,难免也会因为自己的成见和挑三捡四,错过一些可能很不坏的好鱼好肉。

题外话:这一点在挑漫画看时特别明显。

结语

因为从新媒体谈到计量带来的问题,再谈到一些可能通过品质量化来解决的方式,再扯到破碎知识的市场;这是有脉络的,但我没有特别安排,只是顺着自然延伸出来的思考路径来走。

这篇应该没有提供什么知识,但或许对于思考上述这类问题有一点帮助。

如果您现在已经是知识经济体系之下的活跃消费者(付钱才算),那么无论您接收的是来自谁的信息、有什么样的满足、甚至因而达到了什么成就,都请受我一拜。

因为,无论有没有架构、碎片知识有什么好坏,这些都是站在第三者立场的风凉话;要得到知识上的心理层面满足是很难的,如果有人能够提供、您也通过付费成为这个经济体系(没人付的话算什么经济)良好正向循环的一部分,大家心里得到某种疗愈,这样就够了。

至于“新媒体”,原本就没有什么严格的定义。对于某些人来讲,它就跟送快递一样是一份工,对某些人则是达成自我使命的一条捷径;对某些人来说,则是快速弄一笔钱来烧烧的幌子。这些跟许多原本的产业并没有什么不同,有希望、有失望、有骗局、有梦碎。

典型新媒体人小米的一天大概是这么度过的。

早上睡眼惺忪的被9点的闹钟吵醒,一边懊恼着昨天的策划方案拖到凌晨2点还是没完成,一边手忙脚乱的换衣洗脸出门。

匆匆忙忙地上了地铁,打开朋友圈,不痛不痒的点赞了一圈朋友的自拍和老板的心灵鸡汤后,小米发现,朋友圈里有3个人转了同一篇文章。

她轻轻地叹了口气,哎,看来昨天准备好的热点今天又废了。

默默把文章收藏之后,下了地铁,

到办公室打开电脑,微博,腾讯,各种收藏的新闻网站自动弹屏,

心里一边骂骂咧咧,一边在百度上打上关键词,搜索所有刚刚收藏文章的关键词集合。

迅速选定5篇文章的素材参考后,打开自家公众号后台,

用一个上午的时间把找来的素材复制粘贴不同几段到编辑器里,再逐句修改里面的措辞和语句结构。

小米进这家创业公司的新媒体部不过才3个多月,就已经可以熟练地把一篇不是自己的文章改得既像自己写的,但又好像不是自己写的境界了。

小米把这篇花了她一整个上午加大半个下午的《哈佛毕业卖猪肉,如今身价千万》的热点推文设置成晚上22:22分定时推送后,

就开始寻思老板昨天晚上11点在微信群发的信息:

“你们最近要好好想想,怎么样才能把阅读量题提高!什么时候才能有个10W+啊?”

看着后台刚刚过千的粉丝数。10W+的阅读量,对小米来说,大概是个天文数字。

而这1千的粉丝数也是小米3个月里一篇篇文章写出来,

哦,不对,编辑出来的辛苦成绩。

每当小米试探着老板能不能给点钱做点推广的时候,老板总是看着他,一脸语重心长地说,小米啊,好好磨练追热点,写文章的技巧,脑子里不要老是想着速成。

你看,马东都说了,这个时代,好内容是不需要钱的,我们的钱都指望着你了啊。

想到这里,小米匆匆在word里打下“10W+阅读爆款文策划案“几个大字后,竟不知道如何下笔了。

–  II  –

不知道现实中到底有多少人像小米那样,做着一个新媒体运营的岗位,但实际上在做什么却是一头雾水。就在前几天,前公司的同事刚刚微信和我说,她裸辞了。

我问为什么?

她说,“和别人说做新媒体,好像一副高大上很时髦的样子,其实每天就发发自己不喜欢的东西,不知道自己这份工作的目标是什么,感觉这样下去要废了吧。“

新媒体这个时髦的词出现在公众视野,就一直以颠覆者的形态自居。

“新媒体的出现击溃了传统媒体“,“新媒体人小编工资每月5W“,“95后的新媒体总监“ ,仿佛一夜之间,这个圈子里的人都变成了风口上的猪,因为新鲜感让这个行业在外人看来羡慕不已。

但,现实生活中真的是这样吗?

当年刚踏入新媒体的时候,脑中经常想象,这份带有神秘色彩的工作,它到底是什么样的?

而从菜鸟到老司机的过程中,渐渐发现,有很多新媒体人的苦累辛酸,甚至有点好笑的故事和经历,其实是不为大众所知的。

而下面这些事情,或许就发生在你身边的新媒体人身上。

“这个不是很容易嘛,你也做一个出来”

小R原本在一家传统制造业公司做内宣。去年,老板一拍脑袋和他们市场部的人说,

“哎,我看别人公司都在做那个新媒体,我们也开个微博微信做一做,不能落后人家啊。“

而这个光荣的任务就落在了小R身上。但不说每天同时更新微博微信已经让小R应接不暇,最奇葩的是,老板隔三差五就和他说,“小R啊,你看像某某某这样的深度文,今天写一篇出来啊,年轻人,嗅觉要灵敏啊。”

再者,就时不时在微信群里丢一个别人朋友圈的H5案例,“小R啊,你看看别人的东西,学习学习,我们也要做一个像这样的活动,要火的,要刷爆朋友圈的,明天上午给到我方案啊”

现实中,有不少企业的老板就像小R的老板一样,根本连企业为什么要做新媒体都不知道,稀里糊涂的雇人以为开了个微博微信每天更几条消息就算是新媒体了。

对这种老板,真想当着面,教育一下,

你的用户群体为什么要关注你的公众号想过么?用户为什么要传播你的H5想过么?

看到别家的东西刷屏了就要求自家的也要做一个出来,而背后人家花了多少心思,多少人力,多少预算,根本一概不考虑。

说到底,就是本质的东西都没思考好,就想着要火,要阅读量,要KPI,简直天方夜谭。

“所有都是免费免费免费免费!”

大概是被网上《0预算如何让粉丝涨10万》这样的文章洗了脑,老板们就指望着一分钱推广费不花就能把粉丝和阅读量蹭蹭蹭地提高上去。

问他一句,为什么不给点推广费呢?他还用特别不理解的眼神看着你说,我做新媒体就是免费为自己产品做宣传啊,要钱我为什么要做新媒体啊?

好吧,我竟无言以对。

桃桃就是这么一个现实中的例子。在某创业公司做新媒体运营的她,有一次策划一个情人节主题活动,方案里有一个环节需要请一个大V转发活动微博。

老板看了,马上批了方案。

等到正式活动开始,需要给大V打钱的时候,老板反悔了,“啊?这大V要钱的啊?我以为是免费的啊,你和他说,这次帮我们免费做,效果好,我们下次付费,可以长期合作嘛“

桃桃当时就傻了眼,最后这个活动不了了之,当然她的那份熬了两个通宵做出来的策划案也彻底流产了。

自从这件事之后,但凡有预算的活动她都特别小心翼翼,迄今为止,做过最高预算的活动就是花了300元买了一个微博的粉丝通。

新媒体实质上只是一种产品,品牌和营销的渠道,传播介质的改变不代表原本营销的成本不用付出。

新媒体运营不是神话,真的不是那种一分钱不花,就可以圈到一大批粉丝,让公司品牌迅速曝光,成为行业标杆的。

如果世界上这么美好的事情,麻烦给我来一打. . .不,一车。

“月薪5000的新媒体运营总监”

这个是我身边朋友的亲身经历。

大龙去应聘一个金融类公司新媒体运营总监的职位。老总面试的时候很nice,说公司文化开放,年轻人多,总监这个职位起薪1万,干的好的还能再加。

大龙听了很高兴,二话不说就从上家公司辞职入职了。结果到现在6个月了,整个部门就他一个,老板迟迟不肯给他配人,KPI却一堆:阅读量、粉丝数、转发率,每月都要翻倍涨。

再补充一句,大龙虽然挂着总监的title,但月薪实则5000,另外5000,老总说,等到公众号粉丝涨到10W再给他加上。

朋友间都给他一个昵称,叫他“5000元总监“。

说到底,很多公司其实没有专门负责新媒体的部门,一个人又要做内容策划,维护粉丝,还要做流量渠道,活动拉新等几乎所有的运营工作。

逼急了,不少人只能选择掏钱自己去刷粉,做出来的东西不仅自己都不忍直视,对于个人职业生涯,都是毫无成长性可言。

大龙问我怎么办,我反问他:你凭什么做的还心安理得?

如果你们身边有遇到这样的,赶紧辞职找下家吧。

“变现!变现!变现!”

“我们是来赚钱的!不是来做内容的!“这是某老板在看到自己团队做了2个月的KOL微博粉丝没有达到预期时说的话。

以前认识一个做实业的老板,互联网风口来了开始该做互联网,公司不大但成立了一个新媒体部门。可能是因为干实业出身,做事风格比较直奔目标,急切的想把公司所有资源变现,当然也包括这个新媒体部门。

签了一个没什么知名度的网红,开始让团队在微博做内容做流量做粉丝,目标直指张大奕,要来个淘宝上亿变现的野心。

可惜,野心配不上能力。整个团队辛辛苦苦加班2个月,小网红的粉丝量还只是徘徊在小几万。

老板急了,有时候自己上阵写文案。不过依然没什么用,粉丝压根做不起来。后来据我所知,开始在朋友圈做起微商了。

做过KOL的运营的小伙伴都知道,KOL的定位人群和内容策划都需要经过不断摸索和试错,积累忠实粉丝的路径绝非一步登天,更何况现在的网红遍布,如何找到自己的差异化竞争和独特优势是第一位的。

虽然做内容做流量的最终目的从商业上来说都是变现,但是如何变现?怎么变现?什么时候变现?都是需要有逻辑可循的。

否则,即使你有了粉丝,也会迅速流失,失去商业价值。

但现实的骨感却是:你永远叫不醒一个急于想变现的人。

“写一堆自己都不知所云的话”

打开公众号,十个有九个都在写云里雾里的纯鸡汤。

什么叫鸡汤?

就是给你描绘空洞的美好,虚幻的未来。但是,却不告诉你该怎么达到。

就是给你抛焦虑,抛负面,讨厌你所讨厌,吐槽你所吐槽。但是,却不给你解决方案。

这样的鸡汤文不比养生坑爹的文章高明到哪里去,隐隐约约感觉像是回到初中语文课,老师偏要逼你写鲁迅林语堂的读后感,但是你自己根本感悟不到里面的精髓,只能极其表面的摘点名句,漫不经心的点评几句。

重点是,当你写这样的鸡汤文时,完全不是你的所思所想,只是沦为每天发表文章的打卡任务而已。

“原创不被保护,伸手党俨然成风”

前段时间大家一定被那篇《罗振宇的骗局》的文章在朋友圈里刷过屏。

讽刺的是,文章标注的原文作者拾遗在其公众号里的一篇澄清文“《罗振宇的骗局》引发的血案“中指出,

自己根本不是那篇文章的原作者,而是伸手党截取了其几个月前在公众号的一篇《罗振宇永远不会告诉你的秘密》中的某些段落,

用非常恶劣的手段篡改了文中的观点和内容,再以“骗局“二字作为标题来骗取阅读量。

如果说拾遗的案例算是个特别的抄袭案的话,其实新媒体的抄袭更多的是直接拿走原作者的文章,不表明来源的复制粘贴。

这种现象在不少新媒体人员中也算是见怪不怪。

就像小米一样,每天为了一篇文章,到处就找其他的文章来凑。我们不说这样的结果不仅对原创者是一个极大的伤害,对于新媒体的小编们,你们每天在这种的抄抄改改中又能收获点什么东西呢?

一副小三俨然活得像正室的样子。

“感觉啥都可以做,啥也不会做”

新媒体运营可能给了年轻人一个新机会,但也可能毁你一辈子。

为什么这么说?

我想你肯定特别擅长两件事:一是貌似啥都会,而是啥都不会。

不专不精是很多职业人的通病,对于新媒体运营岗位来说,更是如此。打开招聘网站,随便翻一下岗位要求,最好你能会写点文案,会搞点活动,会点数据,还能来点PS。

新媒体运营这个岗位入行几个月就能里外摸个大概,但是如果你不瞄准一些方向的话,基本就会被框在一些底层工作,白白消耗掉自己的时间和精力。

难道到了30岁,你还只想做个新媒体小编而已吗?

如果你技艺不精还有得过且过的心态,那么,新媒体运营做久了就是慢性自杀。

“你都不知道自己文章是怎么火的”

有时候莫名巧的写了一篇文章,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平时只有几百的阅读量这片就超过2W+了。

会上老板让大家复盘,愣是憋出个,标题取得棒,题材追的好,文风幽默适合年轻人这种似是而非的总结。

但,可惜的是,自从那篇2W+的完整后,之后整整大半年,也许文章阅读量就再也没过千的了。

这个时候,你开始焦虑,你的上司也开始怀疑你的能力。

而现实很有可能是,当初2W+的文章只不过是你追了一次热点时的偶然运气罢了。

请记住:你有这么好的运气,一定要配更好的自己。

“不写个10W+都不好意思做新媒体”

“你写过10W+了不起啊?”

“了不起”

对于新媒体人来说,有没有写过10W+,仿佛变成了职业生涯中判断你是不是成功新媒体人的唯一标准。

世间最傻逼的事,就是同行相轻

所以,在单一KPI的标准下,我们屈服了。

在“5分钟!名师让你迅速掌握投行面试必胜宝典“和“投行面试宝典10种经典场景“的标题中,我们选择了前一种。

在选择某流量小花整容后遗症的热点还是发一篇鲜有人关注但是有温度的文字之间,我们选择了前一种。

大家逐渐忘记了,打动人心的内容绝对不是跟风和热点,而是你经过深思熟虑后对于人性的洞察。但是浮躁和急切可能早已掩盖了本该稍微慢一点的脚步。

久而久之,也就麻木自己,哎,不就是一份工作嘛,大家喜欢,我们就做呗。为了做可笑的10W+,我们也渐渐放弃了曾经的坚持。

“新媒体=单身狗?”

新媒体不是能接触不少人吗?怎么还是单身狗?

哎,这就不说了,加班加的妈都不认识,还不如只. . .

–  III  –

小米的日子就这样平淡无奇,在看热点,发文,偶尔搞点不痛不痒的活动中一天天过去,就像其他千千万万职业人一样,

她有困境,有瓶颈,有迷茫,但是却不知如何走出去。

时代的机遇和变化让新媒体人接收信息的速度比其他行业更快更多,而这种快和多恰恰给新媒体人带来了一种幻觉。

一方面,觉得自己是站在大浪里最前端的人,海上风和日丽,阳光灿烂的时候,浪里的水花偶尔溅起拂过脸庞,感叹一句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但当大风大浪来临,船只剧烈摇摆的时候,他们也许是第一批会被海浪吞噬而来不及做任何反应的那一群人。

人最可怕的事是一边安逸生活,一边却不知道危险在哪,越在意什么,什么就会越折磨你。

欢迎大家在留言区和我们交流,我想我们更理解你,以及关于你梦破碎的声音。

文章由PM28网编辑,作者:海阁,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pm28.com/1333.html欢迎投稿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403567334@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